主页 > Q旺生活 >《十年》──香港末日想像后的历史真实 >

《十年》──香港末日想像后的历史真实

《十年》──香港末日想像后的历史真实

  在第35届香港金像奖颁奖典礼上,当金像奖主席尔冬陞宣布由《十年》获得最佳电影,现场观众爆出热烈掌声,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前排影业大老的愠怒脸孔。《十年》因何造成如此两极反应?将这部片放在香港电影史脉络里观察,也许能看得更清楚。

褪去金光的东方好莱坞

  香港电影发展本身,即体现了它独特的历史情境。1945年二战结束,紧接着国共内战,大量中国电影从业人员移居香港,重起炉灶。七○年代后香港经济起飞,大众娱乐需求暴增,开启了香港电影作为「东方好莱坞」的黄金时代。八○至九○年代初期,香港影视产业突飞猛进,发展出警匪、三级情色片与古惑仔等具本土特色的电影类型。然而在繁盛荣景下,九七回归大限始终是挥之不去的阴影。九○年代电影如王家卫、陈可辛等导演作品,因而充满时间的偪促,与对国族身分的迷惘。

  九七过后,中港合拍片成为主流,为因应中国官方电影审查诸多限制,并配合大陆观众口味,势必避开敏感题材,放弃过去香港专擅的黑道警匪元素,港味尽失,与香港观众产生隔阂,加上许多专业人才北上出走,东方好莱坞风光不再。

消音不了,敢于直言

  在此脉络下再看《十年》,影片由五位年轻导演创作的五部短片《浮瓜》、《冬蝉》、《方言》、《自焚者》、《本地蛋》组成,时间设定在2025年,即2015十年之后,片中呈现出对未来「反乌托邦」(dysopian)的阴郁想像,指涉言论自由更加紧缩的现状。

《十年》──香港末日想像后的历史真实

  五部短片中,《方言》与《本地蛋》以写实手法,描绘中共当局打压粤语,控制香港物资与思想流通的现象。《冬蝉》属于香港少见的实验电影类型,讲述一对男女标本师感于日常事物消逝之急骤,将每样东西製成标本。《浮瓜》是一则政治寓言,描述一场政治人物出席的节日活动上,亲中政治人物、警界高层与黑帮大佬在后台商议,欲借混混之手枪击议员,引发骚动,推动「国安法」加速通过,背后层级更高的中国势力却扭转了密谋的方向。《自焚者》导演採用仿纪录片形式,叙述一名年轻社运领袖因主张香港独立,违反基本法23条入狱,绝食身亡,其后一名身分不明的人士,为表示对青年领袖的支持,在英国驻香港领事馆前自焚。如此直白宣洩港人回归后酝酿已久的不满情绪,使《十年》获得群众共鸣,成为去年港产片票房黑马,却也遭受中国封杀。

《十年》──香港末日想像后的历史真实

踩着历史的跫音走进未来

  这些年轻导演们接续香港电影辉煌的过去,试图在当今香港主体意识被剥夺的困境中突围。《浮瓜》承继古惑仔电影类型,但片中混混已非郑伊健之类与体制拼搏的豪情青年,而是迫于生计的中年打手与南亚裔小喽喽。导演安排两人抛掷钱币决定开枪人选,而这枚硬币正是1997年铸造的,成为巧妙的政治隐喻。

  1997是大限,五十年维持现状不变是怀柔的承诺。港人对回归中国未来的想像反映在电影上,从97年王家卫《春光乍洩》「不如我们重新开始」的试探,到《2046》前往永远维持事物现状的2046室寻觅记忆的徒劳,直到2015年,在《十年》发酵为恐惧与愤怒。《本地蛋》中儿童被编组为少年军洗脑,检举街坊的情节令人联想起文革;《自焚者》除了影射雨伞革命,大规模警民溅血冲突更唤起港人的六四情结。儘管中国政府不断抹消改写香港历史,当这批年轻导演踩过禁区,记忆仍发出回声,折射为对未来的反乌托邦想像,冲击观众心理。

《十年》──香港末日想像后的历史真实

  片末最后打出「觉得为时已晚的时候,恰恰是最早的时候」文字,将一般被视为线性前进的时间,转化为意识催化行动的概念,激励香港民众面对极权政府有所警醒。然而,近来何韵诗遭兰蔻(Lancôme)公司打压事件揭露,在全球化资本主义大纛下,香港不只在政治上受到孤立,经济也受中国庞大市场牵制。港人面对茫茫前程,会如《自焚者》的社运青年选择迈向港独,抑或如同《浮瓜》的两名混混,盘算各种立场利弊后,发现其实在大中国政经布局下,几无抉择余地?

  无论如何,《十年》援引香港曾经最引以为傲的电影养分,为今日惨淡的香港电影产业注入新血,揭橥电影在娱乐之外的抗争性质。时代艰难,历史却未完,因而为时未晚。

电影资讯

《十年》(Ten Years)-郭臻、黄飞鹏、欧文杰、周冠威、伍嘉良,2015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