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S馨生活 >《生命之思》人,同时是义人与罪人 >

《生命之思》人,同时是义人与罪人

◎殷颖(牧师)

马丁路德有句名言:「人,同时是义人与罪人。」这句话听起来还真有点聱牙拗口;若换一个说法,譬如「蒙恩的罪人」,便较顺溜。如你愿意费点脑力,对路德这句名言作深度了解,请看看保罗的解释。

天命与人性之对决与消长
对马丁路德此一重要教义,若想深一层了解,可由保罗的「灵与肉的命运交响曲」(参罗马书第七章,详拙着《坐看云起时》61页)做进一步体认。由圣经旧约的一些人物中,我们可明显看出「天命」与「人性」之顺服、抗拒,与最后「天命」之依归。有一两位人物可为代表,其一是以色列的始祖亚伯拉罕。他由开始便完全顺服神,中间虽也小有疏失,但基本上从未出格,并在献以撒为燔祭这件事上,表现出人(人性)顺从神(天命)的极致,古今难另找出第二人。

亚伯拉罕的后辈雅各,则完全是反面的代表人物;他用尽一切人性的心机与手段,置天命于不顾,最后仍无可奈何的终于降伏在天命之下。雅各离世前,才完全回到神的命定,但他曲折多变的一生,将人性展示无遗。

这些代表人物,多半描写天命与人性外在的矛盾与冲突。保罗却将天命残留在人身体内的影响力,与人犯罪后、由罪恶在人体内潜伏力量之对决与消长,提出来讨论。将外在冲突,纳进人内在灵与肉之战争,保罗企图将人内在与外在的困局,一次解决。这,奠定了保罗「因信称义」神学思想的基础。

人如何脱离绝望痛苦?
以往人们多认为天命是外在的,而人性是内在的。保罗指出人的心中有两个律:「我觉得有个律,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因为按着我里面的意思,我是喜欢神的律;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战,把我掳去,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罗马书七章21-24节)保罗直接指出在人的内心中,天命(上帝的律)与人性(犯罪的律),会不断的相互争斗,人的肢体与心灵成为二者决斗的战场。

这当然是十分痛苦的事情,他甚至以产难妇人之痛苦比喻心中二律的交战:「我们知道,直到现在,万物都像女人分娩时那样痛苦的呻吟着。不仅如此,连我们自己,虽然我们因为有圣灵而预先尝到了将来上帝要赐给我们的那种荣耀的滋味,我们也在心中默默的呻吟,急切的等待上帝收我们儿女的最后一步工作─也就是完成对我们身体的救赎。」(参简明圣经罗马书八章22-23节)
保罗所体会到的是产妇身体撕裂的痛楚,他的这种呻吟,也是一切受造者在「原罪」(人性)宰制之下所遭受的痛苦;而且这种痛苦是绝望的,因在亚当后裔的肢体中已经埋藏了这种「犯罪的律」之基因,所以两律斗争的结果,天命便显得无能为力,失败在犯罪之律的人性手中。保罗因此爆出他绝望的吶喊,也是他代替千古以来亿万生灵发出的一声吶喊!

在犯罪的律主导下的人性绝望呼声中,保罗终于找到了救赎:「感谢上帝,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十字架终于突破了人性中的千重枷锁而回归了天命(摘自拙着《坐看云起时》60-63页)。

自卑认罪 反找到适当位置
人,同时为「义人」(残留在人心中之神的律)与「罪人」(人性中犯罪的律),同时在「人的身体内」并存,所以人同时是义人与罪人,因二者在人的身体内,所发生的剧烈冲突,造成人生最大的痛苦。但二者冲突之极限,却已在基督的十字架上得到圆满的解决(参罗马书八章1-4节)。

而当人心灵与肉体终极统一,落实在基督的十字架上时,便能更深入说明及诠释路德的名言:「人,同时是义人与罪人。」再以较为顺口的说法,那就是:人,终究成了「蒙恩的罪人」。其实保罗也早已自己承认这个说法;他说:「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然而我蒙了怜悯。」(提摩太前书一章15-17节)保罗自己正是一个罪人,同时为义人的範例。

基督在祂的比喻中所说的一个标準义人模式,即祂在路加福音十八章中讲的「法利赛人与税吏的祷告」比喻中,有两种强烈的对比。一个是「自义」的法利赛人,另一个深切自责为「不义」的税吏。自义者将自己盲目拔高,居然能连续三级跳:「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姦淫,也不像这个税吏,将他人踩在脚底下,以便将自己垫高。「我」一个礼拜禁食两次(以假敬虔表功自义),「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将应尽的义务,也当做自义表功)。

人人皆具备罪恶基因
而昔日的明亮之星、早晨之子,能将自己拔高到「北方的极处」,也早已无惧高症了(参以赛亚书十四章12-15节)。他们基本上都已离开自己应该有的地位,反成为不义。

另一个自卑的罪人,却找到了他适当的位置,即一个罪人。他只能远远的站着,连举目望天都不敢,只捶着胸说:「上帝啊,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但基督却能使这个罪人成为义人。

罪人蒙受了基督十字架的救恩,立刻成为义人,亦即所谓的「义人同时是罪人」。义人是神所赐予的地位,罪人则是人自己原有的位阶。那个自高的法利赛人,不愿承认自己的罪,却擅自「称义」,反失去了他所希冀的义人位阶。

基督可予罪人以义人的地位,使之成为一个蒙恩的罪人。基督弃绝了那些自义者,但他们若自卑认罪,基督亦可使之成为蒙恩的罪人。这正是神殷殷期盼的,尚未蒙恩的罪人。

基督在祂的训示中告诉世人:「祂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马太福音五章45节)世上有好人与义人吗?根本没有,「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马书三章23节)

但耶稣何以说,太阳与雨露,同时施予好人与坏人,以及义人与不义之人呢?人有生来是义人与好人的吗?没有。保罗对「人」的否定,并非他的否定,而为神的否定。由于人在犯罪之后,世人皆已陷于罪中,大卫便作见证说:「我是在罪孽里生的,在我母亲怀胎的时候就有了罪。」(诗篇五十一章5节)即表明了人人皆具备罪恶的基因,无人可免(除道成肉身之基督外)。

蒙恩罪人皆沐主爱中
所以世人根本没有所谓的义人与好人。但耶稣为什幺在登山宝训中如此教导门徒呢?而这不就是马丁路德教义中的「人,同时是义人与罪人」的说法吗?是的,基督所讲的,其实只是一种人,即人皆为罪人。然而,人一旦接受了基督为救主,他的罪便得到救恩赦免了,也就成为蒙恩的罪人。「人,同时是义人与罪人」的教义便充分落实了。

人无论在何种境况中,基本上都相同:同时可以是义人,也都是罪人,亦即蒙恩的罪人。只不过分为:「已蒙恩」与「待蒙恩」而已。但人人皆在神浩蕩的大爱中,因为「上帝爱世人」(包含那些尚未蒙救恩的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这节圣经完全显明了神的爱(以阳光与雨露为象徵),让世人清楚了解神的大爱普赐世人。已蒙恩罪人,与待蒙恩罪人,都沐在神大爱中,均将普沾雨露与阳光。两种都是罪人,但神却皆以无比的怜悯与慈爱,全心全意等待着他们都可以进入恩典中。愿人人都能在基督十字架的大爱中,蒙受神宝贵的恩典,阿们。

上一篇: 下一篇: